“共享呼吸机”最根本的问题,是无法保证患者的生命安全

2020-05-22

昔日人头攒动的纽约街头,如今变得空空荡荡。

undefined

现在医院的情况就好像在一个战地医院。”位于纽约布鲁克林的布鲁克代尔大学和医疗中心的急诊科医生莫利特如此说道。“医疗资源的的短缺仍然是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尤其是呼吸机

在呼吸机严重短缺的当下,纽约决定启用:“病人之间共享呼吸机”,来克服这一难题。


undefined


3月26日,纽约州州长库莫对外宣布:该州将允许医院使用同一台呼吸机同时治疗两名新冠患者。

急救医生马可·加龙(Marco Garrone)在他位于意大利西北部都灵的医院里也经历过类似的情况。由于医院缺乏呼吸机,他决定采取极端措施,在两个病人之间共用一台设备。

在其他地区,被魔改后的“共享呼吸机”最多能支持同时对超过三个病人进行供气。

(图片来源于网络)


另外,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最近研制出了一款3D打印呼吸机分流装置(splitter)模型,帮助实现多人共享一台呼吸机的情况。该设计包含气流控制器和流量计,可帮助医护人员监控和调整每个患者分到的空气。该团队还添加了过滤装置,防止患者间的交叉感染。


undefined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但是,美国重症医学会(SCCM)、美国呼吸护理学会(AARC)等多个专业协会发表共同声明:临床医生不要尝试为多名新冠肺炎病人共用一台呼吸机


原文:



声明中,列出了反对共用呼吸机的原因且都具有说服力,主要内容包括:

1. 个体肺顺应性差异导致潮气量分布不均机械通气的气体会优先流向肺顺应性好的患者,可能会导致该患者肺泡过度膨胀。而肺顺应性较差的一方,则面临通气不足,氧合指标进一步下降的风险;

2. 无法对独立监测/设置患者的参数指标,不能准确评估通气情况。当多名患者同时共用一台呼吸机时。,传感器所监测到的参数指标,如潮气量,均为多名患者的总和。这将导致医生无法判断患者各自的吸入与呼出量,无法判断患者是否符合小潮气量肺保护通气策略,具有肺损伤风险

3. 难以判断呼吸机警报来源

4. 无法对临床病情改善或恶化的患者进行个体化治疗

5. 即使所有连接到同一呼吸机的患者在开始时具有相同的临床特征,但他们病情恶化或恢复的速度不相同,向每个患者送气的量不相等、也无法监测。病情最重的患者获得的潮气量最小,病情好转的患者获得最大的潮气量

6. 最大的风险在于单个患者病情突然恶化(例如气胸、气管导管扭曲),而通气却分配给了其他的患者

7. PEEP值将无法根据患者各自状况独立监测/调节

8. 添加的管道体积使机器的自检系统失效 (检测失败)。临床医生在未通过检测的情况下操作呼吸机,会增加监测指标的误差

9. 最后,还有伦理问题。如果一台呼吸机可以挽救单个患者的生命,而将它同时用于多名患者身上,将有导致所有患者危及生命的治疗失败的风险。


由此可见,“共享呼吸机”最根本的问题,是无法保证患者的生命安全何况,COVID-19引起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患者的生理状态很复杂。两个以上的患者病情不可能一致,因此尝试一台呼吸机同时给多名COVID-19患者进行通气,可能导致所有患者预后不良和高的病死率。


针对“共享呼吸机”, 纽约长老会医院便公布了包括安全风险、所需回路附件、呼吸机设置及自检、初始患者相容性评估、呼吸机参数及报警设置、通气期间患者监测、患者及呼吸机管理、患者脱机策略、相关伦理问题等十五个方面在内的详细“实施方案”。

undefined

共享呼吸机方案(图片来源于网络)

该方案似乎能解决反对声明的问题。但仍需要长期的实践进行验证是否可行。因为多名患者共用一套通气参数,是否会影响预后,目前暂无相关的临床数据参考。


结语:


共享呼吸机的初衷是美好的,医生们希望用手上仅有的资源救治尽量多的病人。但是,一旦失败,代价就是双倍甚至多倍病人的生命。只有依赖最可靠的医疗方案,人类才可能在这场疫战中取得最终的胜利。


参考:
新浪文章:《新冠疫情PK共享经济-"共享呼吸机"靠谱吗?美国多学会发布紧急联合声明》



普博科技

深受信赖的手术室、ICU、急救领域的配套方案供应商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